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文章 > 内容详情

呼噜姻缘(5)-[爱情小说]

时间:2021-01-09来源:榕树下文学网 -[收藏本文]

  刘君升没有和叶大夫搭腔,就快步直奔大门而去。他刚走到走廊的拐弯处,冷不防跟一个人撞了个满怀。

  刘君升一看,是盛小亮这小子,他就忙问道:“你小子,神经不正常啊!干什么都风风火火的……这又出了啥打事了,瞧你这么的慌张的样子?”

  盛小亮上气不接下气地回答:“我在到处找你,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对你讲。”

  刘君升又说道:“你到处找我,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对我讲,好吧!你说你又有什么事情找我。”

  盛小亮立刻把刘君升,拉到一个背静的地方,他又回答:“昨天晚上,赵书记真的不在棉纺织厂里面,他出差去了。”

  刘君升继续说道:“什么?你小子在胡说什么呀!赵书记出差去兰州哪家医院看癫痫病好了,是谁告诉你的。”

  盛小亮继续回答:“是棉纺厂里开桑塔纳小车的司机,丁国家说的,昨晚上,是他开车和赵书记,一起从乌鲁木齐市回来的路上,路过石河子市的时候。赵书记看见有我们厂的四个职工,在石河子市公共汽车站等回奎屯的车,他就下车去和他们打招呼,仔细一问,他们回答说‘我们来晚了,到奎屯的车子,已经走了半个小时了,我们身上带得钱不多,正在没有办法的时候,书记大人就到了,我们想问书记,这可怎么办呀?”

  赵书记马上叫司机丁国家,先把厂的职工送回去,他先到他的同学家里,去凑合一宿。丁国家和四个棉纺厂的职工,昨晚先回来了。

  今天早晨大一早,丁国家就开着小车,到石河子市接赵书记去了。刘君升听了,心里一楞,他想:石河子市离奎屯市,还有南京好的癫痫医院是哪家一百多公里路程,他赵书记没有了小车,他就是跑路,也赶不回来呀?

  刘君升连忙问盛小亮说道:“你昨天晚上,在叶大夫值班的卫生室窗前,是不是听错了?”

  盛小亮肯定地回答:“我的耳朵,比老鼠还精,我是根本不会听错的。”刘君升沉思了一会儿,想出了一个主意来,他在盛小亮的耳朵旁边,嘀咕了几句话,他们两个人就走开了。

  这天夜里十二点多的时候,刘君升和盛小亮两个人,悄悄地摸到叶大夫值班的卫生室窗户下边,他们刚到一会儿的工夫。

  刘君升的脑袋就“嗡!”地一下大了起来,只听见叶大夫值班的卫生室里,已经熄灯了,里面正响着赵书记的“呼噜”声。

  刘君升一听到这个声音,他就确定是赵书记无疑。心想:好你儿童癫痫好不好治一个赵书记,平日你在人前有模有样的,行得正,走得直,不少的年轻人,拿你当人生的楷模,你是够厉害的了,怎么就敢在夜幕降临时,就搞起这个名堂来了。

  刘君升又想,赵书记这个奎屯市有名的好干部也……且慢,先别忙着下责怪和结论,昨晚上,盛小亮这小子不是听见这呼噜声了吗?

  想到这里,刘君升碰了碰盛小亮的胳膊,他悄声说道:“你先回去,我到赵书记家去看看。”

  盛小亮回答:“好吧!我听你的,我这就回去了。”

  刘君升来到赵书记的家门前,见家里面还亮着灯,他就悄悄地撩起门帘缝儿,往里一瞧,只见赵书记,正在那儿看电视连续剧呢!

  刘君升以为自己眼睛花了,赶快揉了一揉,又擦了一擦,再看了个真切切。天南宁有没有癫痫专科医院呐!这是咋个回事儿啊?

  刘君升真的失眠了,他一连好多天,也搞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儿?这几天里,他睡不好觉,吃不下饭,神经都快错乱了。

  那个带有神秘色彩的“呼噜”声,搅得刘君升是整天整夜,脑袋里面乱遭遭的。这个“呼噜”声音,还死死地缠着他不放,搞得他身不受舍,精神恍惚。

  刘君升还想,是不是还有一个“呼噜”高手,没有被人发现,他是赵书记的死对头,是不是想败坏赵书记的名声。

阅读和发表文章请来心雅文学网!免费阅读心雅文学网每天推送的精美微刊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