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内容详情

爱你,是我的标志性建筑纪实

时间:2021-07-09来源:榕树下文学网 -[收藏本文]

  虎牙是我的标志性建筑

  杨重打电话来的时候,柳芊芊正在接手机,电话机响了几下,又响了几下,而后便一直执着地响,柳芊芊就对林朝生说,东西我都给你收拾好了,在沙发上放着呢,到时候你再检查下看有没有落下什么东西。我不和你说了,有电话进来了,你到了给我来个电话。

  杨重有点不耐烦地说,怎么回事,为什么一直不接电话?虽然很克制,但柳芊芊还是听出了声音里的火药味,她有些不爽,心想,谁呀,这么没礼貌?不过多年的职场经验还是让她保持了良好的风度,她说,这里是锦程外贸公司,请问你是哪位?

  杨重更没好气了,你是柳助理吧?我是总公司派来的杨重,现在在中山南路和升州路的交汇处,我找不到地方,你派个人来接我。然后又沉声强调说,速度快一点,外面要热死人了。

  柳芊芊一听“杨重”的名字,心脏漏停了一拍,上周经理调回总部工作,总部又派过来一个叫“杨重”的人担任分公司的经理,通知是周五下发的,柳芊芊提前已经安排好了接他的车子,只是没想到他这么快,都没有告诉这边就到了。

  柳芊芊是助理,自然是她去接人,她用最快的速度收拾了一下办公室,摆上周末从花卉市场买的盆栽,又打开空调,然后抄下杨重的电话,抓起手机用百米的速度向下冲。日头很大,空气中都是热辣辣的气息,柳芊芊跑得满身是汗,她打电话给杨重,经理,你在哪儿呢,我怎么没看见你,有什么标志性建筑没有?

  标志性建筑?杨重顿了顿,虎牙就是我的标志性建筑!

  柳芊芊差点笑背过气去,她忍住笑,我说,您在哪所建筑群下边?比如什么大厦?

  杨重说,哎,我看见你了,穿了一身土不拉几的黑套装。

  柳芊芊转过身就看见杨重,他中等个,很瘦,头发短得都能看到头皮,他热得满头大汗,一张嘴,便露出两边的小虎牙,你怎么回事,打半天电话都不接?

  柳芊芊接过他的行李,我正打扫卫生呢,没听见。

  做我的助理,不但要有酒胆还要有酒量

  给杨重做助理不好做,他什么方法可以预防后天性癫痫病是个急性子的人,经济危机下外贸生意不好做,他急得嘴上起了泡,他上火也不让柳芊芊闲着,出现在各种可能拉到业务的场合,跟各种形色可疑的男人们吃饭。说是吃饭,主要是喝酒,柳芊芊酒量不行,而且又担心酒后自己吃亏,所以开始她总是找各种理由躲起来,有一次实在躲不过去了,就用求救的眼神看着杨重,杨重却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看起来他是打算袖手旁观了。

  喝到第二杯,柳芊芊就趴在桌子上不省人事了。杨重只好将她带回家,在车子上她吐得到处都是,出租车师傅抱怨说,你们搞成这样我怎么清洗呀?然后又对杨重说,你也是的,让一个女人喝这么多酒像话吗?到最后杨重不得不多掏出两百块钱把事情给摆平了。

  柳芊芊醒来的时候,已近中午了,她头痛欲裂,当她意识到置身于陌生的环境里,睡在陌生的床上,而且身上穿的还是一套男人的睡衣,她的套裙整齐地叠放在床头。桌子上放着杨重的留言条,电饭煲里有稀饭,冰箱里有咸菜,吃饱了,你可以睡一觉,傍晚之前我是不会回来的。另,你实在不适合这份工作,做我的助理,不但要有酒胆还要有酒量。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柳芊芊心里忐忑不安,生怕那天的表现让杨重生气,炒了自己鱿鱼,现在市场不景气,跳槽并不是明智的选择,更何况公司的待遇也不错。

  不过杨重没有再提起那天的事情,倒是柳芊芊忍不住说,那个,那天我喝多了,没有说什么不得体的话吧?

  杨重摇头,没有,从酒店到我家你一直在吐,哪有时间说话呢。

  柳芊芊自我嘲笑说,我从来没有喝过酒,所以酒量很小。不过我还是很厉害,醉成那样还可以换衣服。

  杨重皱眉看着她,你也太自以为是了,谁说那衣服是你自己换的?

  柳芊芊张大嘴巴,她的猜测终于变成了现实,这才是她引起这话题的最重要原因,她红着脸,嗫嚅着,难不成——

  是啊,是我帮你换的。杨重不以为然,你那衣服上都吐满了,我洗了三遍又泡了半天,才把酸腐味道去掉。

  柳芊芊有点恼羞成怒,恨恨地跺跺脚,谁让你帮我换衣服的?谁允许你帮我换衣服的?<成都治疗癫痫效果好的医院在哪里/p>

  恼归恼,羞归羞,工作还得照做,班还得照上。柳芊芊和杨重心照不宣,谁也没有再纠结在那件更衣事件里,毕竟是成熟男女,伪装出一副未经情事的清纯模样,就有点不合时宜了。大约是内疚,再出去陪客人吃饭的时候,杨重就把酒给拦了下来,还振振有词,我们是君子之交淡如水。

  乍听到这话的时候,柳芊芊先是一愣,接着心里一暖,杨重倒也不是那种没心没肺的男人。

  婚姻不过是一把保护伞

  林朝生出差回来,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这很不像他的性格,一直他都心重,喜怒不形于色,他这次出差是参加储备干部的培训,只要他通过考核,就能顺利坐上科长的宝座。

  柳芊芊说,是不是你的任命下来了?

  林朝生摇摇头,得意神色却表露无疑,没有,但是江局长告诉我局里边已经内定我了。

  林朝生大学毕业后,考入了公务员,在规划局当一个小科员,因为为人谨慎能干,颇有人缘,也深得领导的赏识,那个风韵犹存的江局长曾经对柳芊芊说,只要小林好好干,前途无量。

  因为高兴,林朝生还破天荒地买了礼物给柳芊芊,一瓶昂贵的CK香水,瓶身是精炼玻璃,微倾的正面渐渐弯曲成浑圆的背面,再配上性感晕红的液体,温润而富含韵味。喷一点在身上,淡淡的香气就氤氲开来,让人心旷神怡。

  家里的人开始催促柳芊芊和林朝生的婚事,林朝生有些不耐烦,我的任命刚刚下来,就要办婚宴,多少有点敛财的意思,还是等等再说吧。

  柳芊芊不懂得官场,不明白结婚和走马上任之间有什么关系,但她已经等了那么多年,倒也不在乎多等一等,更何况公司的生意一天天好起来,看着杨重每天都加班做方案,作为助理她是说什么也不该袖手旁观的。

  那天加班回家,已是深夜,林朝生已经睡了,柳芊芊虽然疲惫还是照例将他的衣服放进洗衣盆,一股清香的气味从水里跑出来,柳芊芊嗅出来了,那是CK香水的味道。她只觉得有什么在心上狠狠地扎了一下,脑子里一片空白,摸索着拨通了杨重的电话,你走了么?来接我吧。

 昆明治疗癫痫医院哪些比较好 坐在杨重的车子里,三十几度的高温,柳芊芊却觉得冷,浑身一个劲地颤抖,杨重有点担心地望着她,你怎么了?

  柳芊芊牙齿打着颤,林朝生衣服上有香水味,他外面有女人了。他居然还送了我一瓶一模一样的,真是居心叵测呀。

  杨重皱皱眉,试着分析说,既然一模一样,或许就是你身上的味道啊,你怎么断定他有了外心呢。

  柳芊芊哇地一声就哭了,那是他第一次买礼物给我,我就闻了一下香味,根本没舍得用呢。

  杨重拍拍她的肩膀,别哭,你不还有我的嘛。

  柳芊芊和林朝生分开了,很久之后,她才知道,让林朝生出轨的女人是他的女局长。职场成功的她,在生活中也免不了领导作风,于是婚姻破裂了。感情寂寞的她和急于晋升的林朝生一拍即合,而柳芊芊与林朝生的婚姻,不过是这种权色交易的保护伞罢了。

  为了爱拼一场

  杨重看不出柳芊芊伤心,但是在饭局上,不管他如何挡酒,都会被柳芊芊推开,抢过酒杯一饮而尽。客户以为他们俩有暧昧关系,轰笑着让他们表演脸贴脸,柳芊芊表情就有点轻薄,杨重还有点不好意思呢,她的脸就贴了过来,还顺嘴在他脸上啄了一口。

  柳芊芊的变化让杨重觉得难过,他拖了她到洗手间的水池里,打开水龙头冲她的脑袋,恨恨地说,柳芊芊,你看看你现在变成了什么样子,不就是失恋么?又不是天塌下来了,你至于这样寻死觅活么?

  柳芊芊就哭了,你什么都不懂,我们在一起有7年,人这一辈子有几个7年呢,可他却给了我这样的结局,我不甘心,你叫我怎么能甘心?

  杨重放了柳芊芊的长假,他说,你需要一段时间静静地思考你遇到的问题,等你调整好了状态随时欢迎你回来。

  那段时间,柳芊芊坐在家里,听音乐,看书,睡觉,没有谁来打扰。偶尔杨重会发来几条搞笑的短信,让她觉得心里温暖。杨重说,别为了一棵歪脖树,放弃整片大森林,好男人有的是,比如说我,你也是可以考虑的嘛。

  杨重不错,柳芊芊早已经感觉到,有异样的情愫早就蔓延开来,只是彼时银川癫痫病哪家好,她身边有林朝生,故意忽略罢了。虽然想起林朝生,心里还是会酸楚地疼,但柳芊芊的心情已经渐渐复归平静,7年的光阴,不光冲淡了林朝生心里的情感,在柳芊芊心里也是一样,一直她以为所有的感情都是如此,从炽热到平淡,所以从未理会林朝生对自己的冷淡是有另外的缘由。

  事实上,柳芊芊的承受能力比自己想象得要强悍,所以假期没结束她就出现在了杨重面前,只不过她是来辞职的。

  杨重眼睛里有诧异,怎么你是对待遇不满意,还是没有走出这失恋的阴影。

  柳芊芊说,我的家不在这里,我的根不在这里,游戏结束,我也没必要留在这里。

  要是我不放呢?杨重脱口而出,可能觉得有点不妥,又红着脸赶忙解释,我的意思是说,你走了,我这边的工作就没有办法开展了,至少得等到有人来接替你。

  两个人僵持不下,柳芊芊就说,这样吧,我们来拼酒,谁赢了就听谁的。

  柳芊芊自以为胜券在握,却没有想到杨重却是千杯不醉,她想起酒桌上杨重的见死不救,没来由地愤怒,她说,你赢了,我留下来,但是你必须给我一个月的假,带薪假!

  爱你是我的标志性建筑

  说是一个月,事实上不到10天,柳芊芊就急匆匆回来了,因为杨重进医院了。杨重不是酒量不大,而是根本不能喝,因为他的胃在很久之前就坏掉了。

  柳芊芊一边暗骂杨重逞能,一边甜蜜蜜,这个不善甜言蜜语的男人,是用这个办法挽留她呢。

  杨重听说她回来了,说什么都要去接她,他把胸脯拍得山响,就咱这体格,这点小伤算什么。柳芊芊执拗不过他,索性由了他去。

  出了车站,放眼望去人潮汹涌,柳芊芊没有看到杨重,担心他的身体,连忙打他电话,杨重说,我就在车站门口呀。

  柳芊芊,我怎么没看到你,有什么标志性建筑没有?话音刚落,背后响起好听的声音,爱你,就是我的标志性建筑。

  柳芊芊的眼泪扑扑落下来,她蜷缩在杨重的怀里,心里想着,这是多么动听的一句情话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