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文学 > 内容详情

[曼素裟]落离小苑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榕树下文学网 -[收藏本文]

闲来无事,我便出门散步。不知不觉间,我走到了城中唯一一个冷清的地方,这里有个小苑,传说闹鬼。按照民间流传下来的讲法,偶尔有人能够找到这个苑子,进去见到了鬼,赶紧逃走。有几个勇敢的,约好了再去把鬼除掉,但是怎么也找不到了。这鬼弄得人心惶惶,人们都对这里敬而远之。我抬头一看,有缘似的,小苑的门竟然正对着我。

这苑子也没什么特别之处,看上去年代还相当久远。白墙黛瓦,林木茵茵,倒是挺漂亮的。似有一种魔力驱使我要让我一探究竟。我便试图推开那道表面生着青苔的滑腻的木门。

“吱呀”一声尖锐的声响后,沉重的门慢慢地打开,一股腐朽的霉味扑面而来。门后摆着一张桌子。听到响动,坐在凳子上的一个素衣马上站起来。

我吓了一跳,心中暗惊:这闹鬼的地方,还有人住!我抱歉地冲她笑笑,收敛了脚步,赶紧想要退出去。

“没事,进来吧,很久没有人来过了。”女子开了口,声音温婉动听。我停住了后退的脚步,迟疑地走上前去。

这时我便得以看清了女子的样貌。她长得很漂亮,和这阴森发霉的古建筑格格不入。肌肤若,长长的白裙拖到地上,缥缈而灵动。最吸引人的,是那双深邃幽怨的眼睛,就像是一波深不见底的潭水,闪烁着迷离的光彩,让人捉摸不透。( 网:www.sanwen.net )

我被这种眼神震慑,不自觉地低下头去,同时又想起了这里闹鬼的传说。不知怎的,女子也没有说话。这突如其来的安静让我觉为什么癫痫病一直治不好?得心里发毛,又不敢后退。过了好久,我才小心翼翼地抬起头,轻声问:“请问,怎么称呼?”

“叫我落离好了。”她的眼中抹上了一层淡淡的笑意,又说:“不用害怕,请随我来。”

我跟在落离身后,参观这个古老的小苑。苑子不大,但是物件很少,显得非常空旷,角落里摆着几盆绿植,偶尔还有风从天窗吹进来。屋里被收拾地井井有条。樟木的桌子凳子,雕花的装饰……仿佛在讲述远古的,一切都彰显着这座古老建筑所经历过的沧桑巨变。这些奢华的东西,在,应该是很少见的吧。那么主人,就应该是很尊贵的喽?

“最早,这里是我高祖的家,”落离好像洞察了我的心思,依然用好听的声音回答我,“以前我的高祖是显赫的王侯,后来被贬,隐居到了这里。这个苑子已经很老很老了。也许过不久,就要拆掉了吧。”说到这里,她显然有些,脸上又带着自嘲的笑意,“很久没有人来过了,你是在这十年中第一个到访的客人。”

“嗯。”我答应着,也感到吃惊,又想起了什么,用一种极其怪异的语气问:“听说……这里闹鬼?”

落离缓缓地转过身来,眼神幽幽,让人不寒而栗,然而她却面带嘲讽的笑:“如果有鬼,我还在这里住什么?”然后她的脸色刻意地一冷,歪头问我:“还是说……你觉得我是鬼?”

“不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差点打冷颤,急忙辩解,“我只是……随口一问而已……随口的……”

“其实,也难怪,很久以前就有这个传说了。”落离嗤笑了一声。

“这里,是客厅,”她转回身,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依旧在我身前北京哪些医院治癫痫一边领路,一边介绍,“很久没有用过了,你来了正好。这些座椅,都是红木雕花的。说来奇怪,上百年了,依然没有被虫蛀。”

我看不见落离的眼睛,但我能想象,她的眼神应该带着疑惑的。不料落离再一次回头时,我看到的她眼里的光,却仿佛知晓一切,洞穿所有,不存在任何疑问。

“前面是饭厅。”落离加快了脚步,对我说:“你一定饿了。走吧,去吃点东西。”

我跟着落离来到了饭厅,在雕花木椅上坐下。这里稍微亮一点,却也没什么阳光。落离进了屋,一会儿又走出来,把几块用骨瓷盘盛放的抹茶糕点端到我面前。

“吃一点吧。”落离小声地说,语气却充满不可抗拒。于是我听话地埋头吃起来。

这应该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点心了吧。抹茶的味道,淡淡的,有一点点甜,又不是很腻,还有一丝丝轻微的苦味,回味悠长而深远,就像是有魔力一样。那种意味,真像是……落离的眼睛……

“你的手艺真好,”我笑着对落离说,“不过,晚了,我该回去了。”

“谢谢你。”落离冲我幽幽地一笑,说:“不过,你能经常来陪我吗?这里,其他人很少来的。”

虽然落离有让我害怕的感觉,但是又有一种神奇的力量牵绊着我,让我一直有对这里探索的愿望。又是不可抗拒的感觉,我点点头。

此后,我常常去落离那儿,我们甚至成了很好的。渐渐地,我发现,落离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样可怕,她对人没有恶意,也不像鬼。至于那种幽深的眼神,大概是她的特点或者习惯吧。而落离依然像从前那样,温柔而淡漠,迷离而神秘,仿佛是看较好的癫痫病医院是哪个破红尘的仙子。她的衣着,也都是一袭白衣白裙,从不改变。

这一天,我依然是忙完了手头的事,跟家里打了声招呼就往落离那里跑。在路上,一个看起来学识渊博的人,带着几个装束像是研究员的手下拦住了我。

他告诉我他的名字叫金森。他还问我知不知道这个城中一个闹鬼的地方。

我说:“知道,我现在就是要去那里。”

“那么,能不能带我们去呢?”金森恳求道。

我心存戒备,于是又反问了一句:“那么,你们去那里做什么?我想落离——哦,那儿的女主人,她叫落离,是人,不是鬼——她也许不会欢迎一群想要研究她包括那个小苑的人吧。我有权做我想做的事情。我想,我至少不会给你们带路。”

“我们知道她不是鬼,美丽的姑娘,但是有很多人以为她是鬼。我们此行的目的,就是要研究清楚,并且告诉世人,这里并不闹鬼。”

这是一个很明显的谎言,但是我像是受了什么控制一样,竟然同意为他们带路。后来如果没有落离的解答,我会至今都为此奇怪。

当我带着他们走到可以看见小苑的时候,我的手机嘀嘀嘀地叫起来。短信。是发来的,说家里出了事,十万火急,要我马上回去。

于是我为他们指点了小苑的方向,就急匆匆地赶回家去。

从小苑到家大概有四十多分钟的路程,我一路快速奔跑,终于在半个小时内回到了家。

当我一面喘着气一面敲门,母亲来给我开门时,我听到她问我:“不是说好晚饭再回来吗?怎么提前了?”

我没反应过来,很株洲治疗癫痫病医院,哪家正规诧异地上气不接下气地问:“家里……没有……没有出事吗?”

“没有啊。”母亲一脸迷茫地说。

我这才知道受骗了,连家门都没进,直接以最快的速度往回跑。

我又气喘吁吁地到了小苑时,面前是一堆乱七八糟的砖块,苑子早已经不见了,落离也没了踪影,地上有一滩冒着白烟的水。

然后我看到一卷镀金的卷轴,拉开,上面是落离飘逸好看的字:

亲的朋友:

当你在看这卷东西的时候,我已经在云朵上看着你了。

你应该已经知道了,我确实是鬼。

也许你很奇怪于为什么发生了这么多稀奇古怪的事情。请你一直看下去。

之前我一直在控制你的意识,那条短信也是我发的。为的是故意把你支开。因为你不会让金森他们把苑子拆掉。但是我觉得,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我在这世间流连地太久,到最后变得索然无味。

你要知道,这个小苑就是我的。拆掉了,这个叫落离的女鬼就不复存在了。

但是,我觉得,我解脱了。

请不要为我悲哀,抬起头,我就在天上,面带微笑地看着你。

再见。

落离

我抬起头,对着天空笑了一下。

因为我,有一个叫做落离的,善良的女鬼,会始终在云朵上观望着,观望我,观望人间。

戏子入画、一生。

蔷薇花落、颠沛流离。

首发散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