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文学网(htwxw.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日志 > 内容详情

_____________散了又散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榕树下文学网 -[收藏本文]

再次把手搁到键盘上的感觉很陌生。

前几次写了又写,终是没写完。手稿多得吓人,但也懒得敲键盘。

每年的中考高考,让我感觉,像是在那一天打开了贫民窟的大门,所有的人一同涌现一条街,向着为数不多的施舍者讨要东西“再给点啊,我后半辈子就靠您了.......”

老班告诉我们,社会上的很多人都在抨击高考中,确实他也觉得讨厌,可是白岩松说了,没有中考高考,怎么干掉富二代和官二代? 老师啊,您简直就是个矛盾的化身。

我对未来,很迷茫。

好像那个很畅想未来一天到晚说话不着边的根本不是我——这是在老班的第N次“循循善诱”下我得到的启示。是的,他赢了。我已经没有精力像只阿尔法狗一样再跟他你死我亡了,好像也因为唯一会监督我写文的杜同学理我太远了,没人跟我说“你该动笔了,灵感来了”这样的话。 身边有很多人呐,我守着我的田地啊。我多希望它能长出金色的麦苗,我坐在田埂上嘴里叼着狗尾巴草,傻笑着注视黄昏下的阵阵麦浪。可是我什么也种不出来呢,老师你快告诉我怎么办啊。安徽哪个医院治疗癫痫口碑比较好n:relative;left:-100000px;">( 网:www.sanwen.net )

左手边的孩子说,她很讨厌现在的一切,老师,学校,同学,作业,那些整天和她勾肩搭背一同上下课回寝室去食堂的人,我说那你为什么还在这儿活着,你有寄托是不?她说,有的,她的寄托就是她大山里的好,她的爸和,她的蓝天她的绿地,她的无知她的........她的寄托很多,所以她有力量继续撑起早已残破不堪的身体。可是,我没有找到的寄托。不知道谁说过,没有寄托的人如果还在这世上活着,那么他便是一具行尸走肉。我觉得没那么可怕,照这样说,我总觉得身边横尸遍野。

以前我说我要当探险家,后来才知探险家很命短,我说我要去考古,后来才知道这个跟做探险的一个性质,我又说,我要当画家,可是看了很多遍画纸上的比较方的圆和比较圆的方,想了想还是觉得算了,我开始从实际考虑,我觉得我应该去考职业翻译,可是妈妈说她不希望我离她太远,还别一不小心带了个外国男朋友回来,况且我对我的英文没把握,所以,再次PASS掉。然后啊,我决定我要当作家,这次是真的,不改了。于是我就很努力南京治疗癫痫病多少钱,真的很努力,拿着笔的时候拥有最认真的表情,我不管别人认不认可,愿不愿意,喜不喜欢,或者讨不讨厌,恶不恶心,我一直都想要把最宝贵的东西拿给别人看,尽管后来知道了这种行为是变相的炫耀和不要脸的卖笑,出于维护自尊,我再也不主动了。结果是我只能自己一个人孤芳自赏,不主动是没有人会在意你的,可我不想太过主动,所以范围只在身边上下左右的人,看后面那个人看得很认真,我真的很呢。我还是喜欢有人能对待我认真一点呢。

我总是自己一定能写很多很多的书,我可以把它们放满一整个书柜,然后留给儿子,儿子的儿子........我现在开始怀疑我能不能有机会写一本书,一本就够了,不要那么多,我已经不想再献给那么多人了,人家不一定会买会看得到。所以,我真的找不到寄托,学习好?我鄙视优等生。考上好的高中?我不想自己这么庸俗。为了祖国的伟大复兴?算了吧,那个轮不到我来做。有很多很多钱?想想也不可能。为了妈妈?可能是吧,也可能不是。为了那些还在乎我的人?我怎么知道哪些人真的在乎。

我需要的仅仅是一个终结,或者说是。我的时光都很乱很散,我也从没想过要去整理一下——所以这个是我的济南治癲痫医院排名寄托。我真的只想要写一本书,一本对的终结。所有我的遗憾,我的感动,我的歉疚,我的挣扎,我的,我的不可一世,我的学校,我的老师,我的上下左右边,我的笔记墨水,我的廉价咖啡,我的,我的数学题........我要终结的东西很多呢,可能会写很长吧。

我还是个有那么点追求和虚荣的人,我可以肆无忌惮的告诉别人,这是我的书。

可能又要扯到小四了,他真是个细心的人,他把自己的过去整理的好干净整洁,慢慢拭去灰尘的时候总是泪流满面呢。我没那么有耐心,我才面对未来即使是一片茫然也毫不软弱。我对过去没那么多的留恋。

我都做了些什么呢,不管做了些什么,我都认为那是在为了塑造一个更勇敢的我而做的。第一次和讨厌的人针锋相对,第一次翘课。第一次给老师写匿名信,第一次考出惊世骇俗的成绩,第一次挨打手心,第一次谈恋爱,还有很多,它们造就了现在的我。无谓,落拓且麻木。

我最忌讳的是别人跟我讨论他的社会价值观,侃侃而来像是他顿悟宇宙看破红尘了一般。我就像看着以前的我一样看着他,无奈又可笑。不过有的时候我又会变得十分聒噪,就因为一个社会价北京癫痫病治疗的方法值观而把对方当垃圾桶一样噗噗噗地到“垃圾”。通常说完过后我立刻平静下来,像打了镇静剂。

后面的人,我真的不喜欢他,也说不上讨厌。可能我还是把他当作朋友看的。他总爱扭过头去和后面他暗恋的那个子眉目传情或者怎样怎样,我并不是反对,只是看到他脑门儿上挂着“重色轻友”的标签,我想告诉他,让他自己摘下来而已,可他偏不干,我也没办法。他以前是个很聒噪的人,可现在为情所困,整天想一些毕业后要怎么办,该不该告白,她接不接受我之类的事情,我总觉得我后面的正常人类已经走了,来了个外星人。

右边的人越来越自闭,我问一句他回一句或者不回。常常用手机看小说,我走不近他,他的世界我不懂。

我跟前面的人闹的僵。我看着他的脸就觉得心酸,我想我要是生了个这样的儿子我就从东方明珠上跳进黄浦江。

周围的一切让我没话说。

我不想说话了,是个麻烦,它让我觉得累。

我发现这篇写得洋洋洒洒,不怎么规矩。凑活着看吧。

这样。

首发散文网: